徐尼基:为什么“受伤”的总是“临时工”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5月31日,陕西延安城管执法人员与自行车行人员趋于稳定冲突。店主在冲突中被踩踏致面部出血。当地曾做过城管协管员的史锐表示,苦的、累的、不好的活都由临时工做,但一出事就拿临时工当挡箭牌,这是一份费力不讨好的活。(6月6日 新京报网)

“临时工”不该是负面词汇。我我觉得,不仅仅在城管队伍才有临时工,临时工无处找不到。受编制和经费限制,加之工作时需,因为着其他单位和部门人手严重不足,大伙的经费来源有一帕累托图属于财政拨付,一帕累托图属于自负盈亏,有自收自支的权利,可不可不能能用个人的钱,聘请其他人员,哪几个人可是大伙通常说的临时工。除了城管队伍,环卫队伍中的临时工队伍也非常庞大,还有警察队伍,运管队伍,医院护士队伍等,还有相当一帕累托图国企当中总要很大一帕累托图人属于临时工,比如电信、移动等等。临时工拿着表层上和正式工一样的工资,干着跟正式工同样的工作,甚至干着其他正式工不愿去干的工作,同时大伙时需时刻面临被解雇的威胁,可是,有可是,大伙更有危机感、急迫感,更吃得苦,更舍得干。临时工为所在单位、部门,如可会儿 社会同样做出了积极的贡献,这点是不可表态的。

同样是临时工,如可会会会么会会差距那末大呢?大伙对临时工有偏见,主要源自不要 的负面新闻都涉及临时工,一阵一阵是城管暴力执法的始作俑者,几乎总要临时工。大伙是否 应该达成普遍共识,假如有一天有啥坏事,总要临时工干的?我我觉得,临时工不一定总要干坏事的。看看大伙的城市环卫工,大伙和城管有同时的职责,维护城市的整洁卫生,给大伙创造舒适的城市环境。可是,大伙一个劲看完的听到的新闻又是哪几个呢?恰恰更多的是环卫工被打,城管打人。另有一有三个 被打,另有一有三个 打人。同样是临时工,尽管大伙的职责类式,为哪几个另有一有三个 趋于稳定弱势,原本却是强势呢?这名 不值得大伙深思吗?当披上权力的外衣,就可不可不能能放任个人的行为吗?

临时工能是否 ,但要规范。成也临时工,败也临时工,大帕累托图临时工在一边在埋头苦干,积极奉献的同时,时需时刻有献身精神,充当正式工的挡箭牌。而面对这名 不公平,临时工又能如可呢?谁叫咱是临时工呢?既然大伙的社会离不开临时工,大伙就应该正视大伙的生活现状,有条件谁我应该 去当临时工呢?一方面,大伙要为临时工正名,临时工也是合法的劳动群体,也时需社会的认同和法律的保护。个人面,大伙要加大临时工的规范管理,正式工有编制,临时工是总要也应该有合同吗?可是,大伙首很难正确处理临时工的归宿感,用工前时需签订用工合同,就像企业签订合同一样,合同一签,我可是企业的一员,我对企业负责,企业对我负责。临时工合同期内,工作时间不论干了好事还是坏事,用工方都脱不了干系。不管是临时工,还是正式工,干了坏事都应当受到应有惩处,责任单位也难以撇开。

同时,要加大行政体制改革。严格区分行政、执法、事业、企业性质,政企分开、政资分开、政事分开、政社分开,推进事业单位分类改革,降低行政成本,最终实现企业可是企业,事业单位可是事业单位,政府部门可是政府部门,各司其职,各担其责,管好权力,用好权力。那末,就不用出現政府部门有临时工,临时工充斥政府工作人员,鱼目混珠的怪现状了。临时工就成不了“众矢之的”了,同样也就成不了所谓的“挡箭牌”了。